天津調料打假者向造假者索財養假真相,調料造假的危害有哪些品牌

時間:2017-01-17 14:55:45來源:未知

近日,央視曝光了家庭式的造假、售假在天津已經形成了一個產業鏈,而在利益驅使的背后還有更不為人知的隱情。讓很多人都想不到是,之所以天津調料造假斷不了根,是因為打假者和造假者勾結“養假”,更是曝出打假者向造假者索財的內幕,究竟有哪些調料品牌被造假了呢?而這些假調料又有什么危害呢?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

家庭作坊式窩點聚集,制假、售假在天津獨流鎮已形成一個產業。十多年來廠家打假不停,但是造假窩點依然大量存在。多個調料廠家打假人員告訴重案組37號,獨流儼然已是我國北方調料造假的一個中心,假貨從這里發往全國各地。

有廠家打假人員分析,在和廠家的對抗中,造假者越來越謹慎小心,這種家庭作坊式的生產,地點可以隨時變換,他們不再在固定時間發貨,這都給打假造成一定難度。與此同時,有的廠家委托打假公司打假,這種模式存在一定負面影響,甚至出現“打假者養假”的奇怪現象。他們表示,獨流鎮假貨屢禁不止的最主要原因,還是當地監管出現問題。

1月2日,新發地市場附近,來自獨流鎮的造假者展示假冒“家樂辣鮮露”樣品,部分假調料以送貨上門方式進京。

天津調料打假者向造假者索財養假真相,調料造假的危害有哪些品牌

當地調料造假歷史已有十多年

獨流鎮是我國北方地區著名“醋鄉”,獨流老醋是三大傳統名醋之一,與山西陳醋、鎮江米醋齊名,始創于明代永樂年間,清康熙初年成為宮廷貢品。目前鎮上聚集著多家知名制醋企業,擁有“天立”、“合立”、“山立”等知名品牌。

據當地知情人士介紹,獨流調料造假行業已有十多年歷史,剛開始是一些造假窩點加工假冒名牌老醋對外出售,“造著造著越做越大,后來就開始做其他的假調料,并在當地慢慢形成聚集。”
 
從2002年開始在獨流鎮打假的河南省駐馬店市王守義十三香調味品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十三香),在當地與造假者的纏斗已經持續了14年。
 
十三香打假負責人介紹,2001年前后,他們在東北和甘肅、新疆等地市場發現有零星的假貨出現,經過調查跟蹤發現,這些假貨都是來自天津獨流鎮,從那時起,十三香就將打假重心放在了獨流鎮。
 
獨流鎮自古便是重要的水旱碼頭,扼守京、津、魯、冀、豫的水陸交通要道。如今,津靜公路、津淶公路、津霸公路和京滬鐵路、京滬高速公路縱橫貫穿。該地距離西青、北辰等物流園也只有數十公里,地理位置優越。

“獨流鎮可以說是北方調料造假的一個中心。”在獨流鎮打假已有十多年的某知名調料廠家打假部門負責人說,根據他們這么多年的打假情況來看,獨流鎮的造假規模在全國范圍來說都是非?捎^的。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持續的打假工作并沒能將此地造假窩點根除,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勢。

“沒有哪個地方像獨流鎮一樣,經過這么長時間還打不掉的。之前造假規模最大的是廣東深圳、東莞一帶,我們花了4年時間就打掉了。江蘇興化也是打了4年,現在徹底沒有了。而在這個地方,從我們發現他們造假到現在已經14年,一直搞不掉。”上述十三香打假負責人說,他們打假不可謂不費心思,甚至曾經把宣傳打假的報紙發到獨流鎮的各個學校,給學生每人一份,讓他們拿回去,也沒見到多大效果。

1月4日晚,天津興達物流園福建專線,小貨車從各造假窩點將數百件假調料運到這里。當晚,這批假貨從這里裝車啟程,發往福建。

天津調料打假者向造假者索財養假真相,調料造假的危害有哪些品牌

造假窩點開始向周邊村鎮轉移
 
在與廠家打假的博弈中,造假者一直在變換策略。
 
某著名調料廠家打假部門負責人介紹,現在的造假窩點變得更加難打,這種家庭作坊式的生產較為分散,不再集中在獨流鎮上,開始向周邊村鎮轉移,加工地點可以隨意換。他們的發貨時間也不再固定,往往選擇執法部門下班之后進行。還有一些之前被打掉的造假者轉變身份,不再直接造假,而是改做散裝無品牌調料,其他造假者就從他們那里購買原料去貼標。

“以前造假者都會把假貨提前送往物流公司等待發貨,我們去物流一查就能查到。但是現在大部分造假者都趕著晚上物流發車時,直接將貨送過去裝車,這給打假工作帶來一定難度。”十三香打假負責人說。
 
2012年,十三香打假人員曾經從西青區奧森物流園跟車,直接跟到大連的一個倉庫,當時物流公司的車上拉了一百多箱貨,還有一些假冒其他廠家的調料。到達倉庫之后他們才發現,那里的假貨更多,當時查獲的假調料一共裝了七八輛大卡車,售假者最終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多個廠家打假人員稱,獨流鎮造假窩點的線索大多來自知情人士舉報,這也給打假帶來一定難度,“如果沒有舉報線索,單靠我們廠家來查,可能根本找不到。”這些造假窩點隱匿很深,藏在眾多普通民宅中間,院落周邊圍墻很高,圍墻上甚至還搭有黑塑料布遮擋。如果不是清楚了解內情的人,就算每天來獨流鎮查,也很難查到造假地點。

1月16日,天津獨流鎮一假醋造假窩點,現場有許多假“獨流醋”和“山西陳醋”的標簽。

天津調料打假者向造假者索財養假真相,調料造假的危害有哪些品牌

造假者自曝遇事花錢即可擺平
 
從2005年開始,便有天津當地媒體公開報道獨流鎮假冒名牌調料窩點情況,當地工商、質檢等部門也曾多次對造假窩點進行查處。近年來,在市、區兩級監管部門對獨流鎮的執法檢查活動中,查處造假窩點的消息也屢見報端。
 
十三香打假負責人介紹,他們打假主要依靠公安機關,輔以工商和技術監督部門。“只要我們掌握的線索靠譜,公安機關都很配合,可是聯系經偵部門一般要一個多小時,辦好相關文件手續再到派出所,派出所也要準備,前后三個多小時,等我們到了造假窩點,早已人去貨空。這樣的情況經常發生。”
  
據該負責人回憶,2012年,當時有人舉報在獨流鎮生產街附近有一個生產假冒“十三香”的窩點,他們多次前去踩點、跟蹤,確認情況屬實后找到獨流鎮派出所,在派出所等了一個小時,趕過去時院子已經打掃得干干凈凈。“人家還不讓走,說我們誣陷他們,我們和警察就被上百人困在院子里,后來打110報警找市里的督察,才被解救出來。那天是下午過去的,一直到次日凌晨三點才被放出來。”
還有一次是在2014年,也是線人舉報獨流鎮上有“十三香”的造假窩點,他們晚上提前去看好了,確定有出貨,第二天去獨流鎮派出所,等了一個小時左右,六七個人過去時,院子已經打掃干凈,什么都沒有了。
 
在獨流鎮同樣有著十多年打假經驗的太太樂雞精打假團隊,隸屬于公司法務部,從2006年以來,每年都能在獨流鎮打掉七八個窩點。在太太樂打假團隊主管看來,當地造假屢禁不止,主要還是處罰力度不夠,每次基本上都是查抄完把假貨拉走,最后抓不到人。
  
遇到這種情況的不止太太樂一家,打假14年來,十三香先后在獨流鎮及靜海轄區其他鄉鎮查獲26個造假窩點,一般也都是把窩點打掉,假貨拉走,人卻抓不到。
 
1月10日上午11點多,重案組37號探員本來約好與一名造假者在獨流鎮見面,對方突然告訴重案組37號探員,他花錢打點的一個“線人”說,這兩天有檢查,他要把幾個點的貨倒騰出去,不便見面,也不便發貨。

對于“花錢打點關系”這件事,這名造假者稱這在當地很平常,“只要有錢,就沒有搞不定的事,上周我家一個造醋的點被查,最后花了2000塊錢擺平。”

1月16日,天津獨流鎮一假醋造假窩點,執法人員雇來的民工將窩點的假醋和設備裝上卡車,準備拉走。

天津調料打假者向造假者索財養假真相,調料造假的危害有哪些品牌

一邊打假,一邊“養假”
 
打假不停,造假不止。在獨流鎮還存在一種奇怪的現象,那就是有些打假人員一邊打假,一邊“養假”。獨流鎮多名造假行業內部人士稱,有些廠家的打假人員找到造假窩點或者在物流公司查到假貨,不會真正動手去查,造假者只要給錢就可放過。
 
去年12月30日,重案組37號探員聯系一名造假者買貨時,對方告訴重案組37號探員,此前有人自稱廠家打假人員,找到窩點后對他們索要錢財,“他進來就說,給2000塊錢保你半年沒事,然后對現場進行拍照,偽造一個打假現場以完成任務。”
 
另一名造假者告訴重案組37號探員,這種情況并不鮮見,“遇到了給點錢就行了,我們之前都是塞個五百一千的,號稱家樂、海天的打假人員都有。”
 
多家知名調料廠家打假部門負責人介紹,有些廠家沒有自己的打假人員,而是雇專職打假的公司來負責打擊假貨,“比如說,它在華北區雇多少人,一個月要完成多少打假案件,都有量化的任務,沒有造假者,打假任務完不成,這就帶來一定的負面效應,導致打假與造假共生,逼著打假人員去‘養’假。”
 
北京食藥監局局長:正在追查天津造假調料在京流向
 
今日媒體報道天津獨流鎮調料造假事件,假冒劣質調料流向北京等全國多地。今天下午,北京市食藥監局局長叢駱駱在正在召開的北京“兩會”上回應稱,目前北京食藥監局正在密切與天津的監管部門配合追查造假調料的去向。

天津調料打假者向造假者索財養假真相,調料造假的危害有哪些品牌
  

相關內容

天津大悅城事件姚晨被罵圣母婊原因?墜亡兄妹父母擔刑責會坐牢嗎

天津大悅城事件姚晨被罵圣母婊原因?墜亡兄妹父母擔刑責會坐牢嗎

相信近日發生在天津大悅城的龍鳳胎墜亡事件大家都應該有所耳聞,而事件發生后姚晨在給出自己的見解之后卻遭

晚上用燈狗逮兔子視頻,怎么教格力狗咬兔子啊,天津獵友之狗拿兔子

晚上用燈狗逮兔子視頻,怎么教格力狗咬兔子啊,天津獵友之狗拿兔子

第一:訓練幼犬獵兔法:為了訓練幼犬追蹤獵兔,開始,可由一人抱著死免奔跑,然后放開幼犬追捕。訓練幼犬獵

彩客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