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南站被夾死男子楊堯生前身份?楊堯下半身被擠壓變形慘不忍睹

時間:2017-04-14 08:55:57來源:未知

近日,南京南站被夾住擠壓致死男子楊堯事件有了最新進展,最終在律師的努力下楊家人獲賠80余萬,但也有人質疑雖然楊堯的離去令他的家人十分痛苦,但楊堯本身是不是也應該負責任,究竟楊堯出事前發生了什么,據說楊堯的死狀很慘,下半身被擠壓變形慘不忍睹。快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南京南站被夾死男子楊堯生前身份以及楊堯下半身被擠壓變形慘不忍睹。

時至今日,“南京南站夾人”還一度占據微博熱搜榜。事件源于26日下午的一則慘劇:南京南站一名男子被卡在列車與站臺之間的縫隙里,救出時不幸身亡。

男子掙扎的過程被目擊者拍下,照片或視頻在網上流傳,迅速演變成公共話題。交匯點記者在瀏覽了一系列網友評論后發現,民意的分裂主要在:一部分人為“列車”喊冤,一部分人為男子喊冤。其實背后是兩種焦慮,一種是對規則不被遵守的焦慮,一種是對生命不被敬畏的焦慮。

距離事發已有大半個月,記者多方采訪,希望解答這一事件中更多的疑惑。

南京南站被夾死男子楊堯生前身份?楊堯下半身被擠壓變形慘不忍睹

[再回顧]

90后、重慶人、從南京去武漢

死者多大年紀?翻越站臺前在他身上都發生了什么?27日,交匯點記者從南京鐵路警方獲悉,被卡死男子隨身攜帶的身份證信息顯示,該男子系重慶人,1990年出生。

警方透露,據分析,男子此行是準備從南京乘車前往武漢,而導致他死亡的D3026次列車可能正是他冒著生命危險翻越站臺追趕的車次。

至于死者是否只是在南京轉車,截止發稿前,警方仍在調查中。據悉,南京南站已據男子身份信息與其親屬取得聯系,目前正在趕來的途中。

南京南站被夾死男子楊堯生前身份?楊堯下半身被擠壓變形慘不忍睹

被夾前幾秒:司機已看到男子并緊急停車

南京南站相關人員同日向交匯點記者表示,從現場監控視頻來看,這名男子是突然從22號站臺跳下,試圖翻上21號站臺,結果“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由于未能翻爬成果,才被卡在列車與站臺之間。

南站相關人員還透露,當時列車司機在進站時已經看到前方有人落入,并以最快速度緊急停車,盡管進站速度并不是很快,但依舊沒能扭轉形勢。

南京南站被夾死男子楊堯生前身份?楊堯下半身被擠壓變形慘不忍睹

[再追問]

縫隙過窄?站臺過高?沒有安全門?

為男子“喊冤”的一部分網友,將聚焦點投向了南京南站的安全防護措施上。交匯點記者瀏覽網友評論發現,列車距離站臺縫隙過窄、列車站臺過高、沒有設置隔離安全門,是提及率較高的幾方面。針對以上公眾易產生的疑惑,交匯點記者進行了多方采訪。

南京南站相關人員表示,列車距離站臺的距離確實只有幾厘米,腳都不容易插進去,這也是考慮到防止意外,相關人員向交匯點記者補充強調,不論是站臺縫隙還是高度,都是經過國家建設標準的,要符合科學論證的站臺與列車之間的“安全距離”。

至于有網友提出的,高鐵站是否可以效仿南京地鐵,設置隔離安全門。記者當天聯系了南京地鐵運營公司,相關人員表示,在南京地鐵運營之初時,珠江路站臺曾發生了一起乘客跳入列車軌道因此喪命的慘劇,為了避免類似情況再發生,南京地鐵在08年左右,陸續加裝隔離安全門,至此南京地鐵全線都已加上全高或半高的安全門。
安全門的存在是否會對運行增加難度?對此相關人員回應表示,安全門的開閉信號是與列車自動信號系統相連的,一般情況下不需要列車員額外操作,列車停止幾秒后,安全門便會自動打開。工作人員補充表示,當然,為了防止特殊情況發生,列車員手邊也有個手動開合安全門的操作鍵。

業內人士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地鐵與高鐵列車的時速不同,氣流也不同,并不能簡單的一概而論,高鐵具體能不能建安全門還要就南京南站具體情況而定,需要通過專家論證。

南京南站被夾死男子楊堯生前身份?楊堯下半身被擠壓變形慘不忍睹

相關內容

南京南站被夾死男子妹妹楊小鑫微博曝真相,楊堯被夾死監控好嚇人

南京南站被夾死男子妹妹楊小鑫微博曝真相,楊堯被夾死監控好嚇人

相信幾天前發生在南京南站的那起男子被夾死的事故大家一定都還記憶猶新,而事發到今日已經即將過去了一周,

南京俠女護士怒斥醫托視頻,俠女護士駱福玉資料照片是哪家醫院的

南京俠女護士怒斥醫托視頻,俠女護士駱福玉資料照片是哪家醫院的

如今的醫患關系也是社會一大熱點問題,而每每因為醫患關系產生的糾紛甚至釀成慘劇都讓人十分痛心。而近日,

南京南站男子被夾身亡現場慘不忍睹血腥圖,被夾死男子是誰生前照

南京南站男子被夾身亡現場慘不忍睹血腥圖,被夾死男子是誰生前照

相信很多人對前幾天發生在紐約的華裔女索菲跌落地鐵手腳被碾斷的新聞一定還記憶猶新,而26日下午再南京南站

南京百對夫妻集體離婚事件始末進展,拆遷假離婚能多分房嗎違法嗎

南京百對夫妻集體離婚事件始末進展,拆遷假離婚能多分房嗎違法嗎

都知道如果為了拆遷多分房或者多要補償而選擇假離婚不僅會受到道德的譴責,在法律中這也是萬萬不允許的。而

南京一女子和兒子結婚,女子懷孕要與兒子結婚,父親和親生女兒結婚

南京一女子和兒子結婚,女子懷孕要與兒子結婚,父親和親生女兒結婚

南京一女子和兒子結婚 7月9日,南京市一對親生母子,隱瞞了真實身份在民政部門登記結婚。而在這個家庭中荒

彩客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