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江奸師少年家人近況如何?嫌疑人作案細節過程怎么屈打成招的

時間:2017-06-27 10:42:14來源:168看看網

因為一場強奸案,湖南婁底冷水江師的兩名高中生在8年前處以無期徒刑,而再回顧這一案件疑點頗多,被害人的家屬仍舊不忍回憶8年前天臺上的那一幕,但嫌疑人的家屬近日卻奔走在為獄中兒子減刑的途中。究竟當年所謂的兩名嫌疑人是否被冤枉遭屈打成招?而被害人和嫌疑人的家屬近況都怎樣了?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冷水江奸師少年家人近況如何以及嫌疑人作案細節過程怎么屈打成招的?

8年前,一樁“奸殺案”打破冷水江制堿廠的平靜,三個普通家庭的生活軌跡就此發生轉變。

2009年8月25日晚10時許,制堿廠生活區居民劉云,41歲的英語老師,被家人發現倒在自家樓房的天臺上,身上衣服被褪去,奄奄一息,轉送醫院后搶救無效死亡。

兩天后的夜晚,生活區里的兩名17歲男孩謝偉、劉滸被冷水江警方傳喚。他們是冷水江六中的高二學生,父親都是制堿廠職工。兩人都曾是死者劉云的學生。

經過三天兩夜的審訊,謝偉和劉滸最終認罪。

2010年8月19日,婁底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強奸罪判處兩名高中生無期徒刑。

此案在當地轟動一時。冷水江公安局當年的一位辦案人員向《后窗》表示,“這個案子經過省專家組論證,證據確鑿,省高院也維持了原判。”

冷水江奸師少年家人近況如何?嫌疑人作案細節過程怎么屈打成招的

如今,“奸殺老師”的謝偉、劉滸已經在婁底監獄里度過了8年。婁底監獄和婁底檢察院幾次勸導其悔罪減刑,他們都沒有同意。“我是被冤枉的。”謝偉曾在申訴書里說。

在多名法律專業人士看來,此案疑點重重:死者的尸檢報告沒有顯示出被強奸的跡象,身上也沒發現任何精斑或指紋;兇手使用的兇器——一根木棒,警方無法提供有效科學檢測予以確認。在缺乏物證的情況下,該案基本靠被告口供定罪,而兩位少年均在申訴書中表示,曾在審訊期間遭受過刑訊逼供。

更為蹊蹺的是,判決4年后,謝、劉的父母在一審案卷資料中意外發現了一份湖南省公安廳出具的鑒定書,上面顯示未發現謝、劉的生物成分,反而在死者的胸罩血跡上檢測出另一名男性的基因。但這份鑒定書在一審和終審時都未被出示。

中國政法大學刑事訴訟法學教授洪道德認為,“當案件出現程序違法,或者原有證據不足,同時指出新證據時,當事人可以提起申訴,申請再審。”

2017年4月,謝偉、劉滸的父母把案件材料遞送到最高人民法院深圳第一巡回法庭,等待受理。

國企生活區里的命案

劉云生前是制堿廠職工子弟小學的英語老師,曾經教過謝偉、劉滸。他們三個人的家距離不遠,在當地人的記憶中,禮貌開朗的謝偉遇到老師時會主動打招呼。

劉云住在生活區11棟——從謝偉家出發,經過醫生肖作炬的門診所,然后沿著菜市場的斜坡往上走約100米,到了老電影院右拐,再穿過一個20米長的門球場,路對面就是。這段不到500米的路程成為這樁“奸殺案”的敘事起點。

2009年8月25日,小鎮天氣晴朗,傍晚時天空出現了一道紅色光暈。夏夜里,生活區里很多女人都喜歡在晚飯后出去跳廣場舞。劉云身體不好,性格又內向膽怯,每天晚飯后,她只到自家樓頂散步。這個生活習慣,樓里的鄰居都知道。

臨近晚上9點,天空雷電交加,狂風大作,然而并沒有下雨。

10點許,劉云的丈夫劉國榮接到家里電話,兒子在天臺發現母親出了事。他匆匆趕回家。離家前還好好的妻子,此刻平躺在天臺一側角落里,白色胸罩被丟在一旁,上面血跡斑斑。

“口里吐著血沫,身上都是傷,上半身裸露,內褲被脫到大腿的位置”,那個場景,劉國榮至今難忘。

由冷水江市公安局局長陳躍輝帶領的刑偵人員迅速到達現場。劉云被送往醫院,當晚搶救無效死亡。

英語老師劉云遇害的消息很快震驚了生活區。在此之前,冷水江市的治安狀況一直不盡人意。2009年,在湖南省公眾安全感及公安隊伍建設調查中,冷水江市排在第88名。

當年7月,冷水江市主要領導親自部署,開展聲勢浩大的“打黑除惡”專項活動。劉云遇害案件剛好發生在這段時期。

警方次日在生活區展開問詢。住在案發地斜對面的14棟居民劉志斌告訴警察:當晚(具體時間不詳),他和妻子看到劉滸和另一名年輕人從14棟五層的樓梯往上走。他的話成為破案的關鍵線索。

警方很快鎖定高中生謝偉和劉滸有犯罪嫌疑。8月27日晚上11點,謝偉和劉滸被警方帶走。三天后,他們承認了強奸殺害老師的事實。謝偉的父親謝國東、劉滸的母親許小紅在兒子被帶走后不久也被傳喚審問,他們最后都在口供上承認包庇了兒子。

經過幾個月的審問和偵查,婁底市檢察院指控被告人劉滸、謝偉犯強奸罪、故意殺人罪及被告人許小紅、謝國東犯包庇罪,并于2010年3月1日提起公訴。

在起訴書里,公訴人對于謝、劉兩人的作案情節是這樣描述的——

8月25日晚7點多鐘,謝偉和劉滸兩人從謝家出發,來到門球場,然后一起拿著手機觀看淫穢錄像,不久之后,他們產生了性沖動。劉滸提出找個女人發泄一下,謝偉表示同意,并說劉云晚上經常在天臺上散步,提議去強奸劉云。于是,他們在附近找了一根木棍,開始實施對老師的強奸計劃。

“當劉云背向他們散步時,劉滸把木棒給了謝偉,謝偉朝劉某后腦勺打了一棒,他又沖到劉云前面用力打了劉云左眼一拳”,然后,謝、劉二人開始對癱倒在地的劉云實施強奸,劉滸還拿了木棒朝掙扎中的劉云打了幾棒,謝偉用拳頭揍了劉云幾下。臨走前,劉云的腿絆到了劉滸,劉滸還用腳踩了劉云腹部幾下。”

起訴書還指出,劉滸用手插入被害者的陰道,來回摩擦幾分鐘,然后用被害者的裙子把手擦干凈。

逃跑時,兩人順手把木棒扔到附近的一個豬舍里。謝偉隨后來到肖醫生的門診所,把弟弟接回家。

指控同時提到,謝、劉回到家之后,將作案經過告訴了父母,謝偉的父親謝國東,劉滸的母親許小紅分別叮囑兒子否認犯罪事實,謊稱案發當晚一直在家。

2010年8月19日,婁底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謝、劉兩人因強奸罪被判處無期徒刑,許小紅、謝國東因犯包庇罪,分別被判處4年和3年有期徒刑。

但值得注意的是,沒有人證證明謝、劉二人案發當晚在死者劉云所在的生活區11棟出現過;尸檢報告顯示死者的死因為他殺,卻沒有被強奸的身體跡象,而且尸檢筆錄顯示,死者“陰道無損傷,無充血”。

一審判決之后,謝、劉兩家表示不服,隨后提起上訴。被押往少管所的謝偉開始寫大量的申訴書。

冷水江奸師少年家人近況如何?嫌疑人作案細節過程怎么屈打成招的

(謝國東站在案發現場生活區11棟平臺)

行跡疑云

在少年與家人的敘述中,那個晚上發生的故事就像錄音機里的磁帶,“咔噠”一聲翻了個面。

判決書顯示當晚7點多,謝偉和劉滸從謝家出發來到門球場。然而,按照謝偉表哥余振申的回憶,案發當天,謝偉早上9點許就去他家幫忙蓋房子,直到下午7點半左右才回家。

2017年5月11日,謝偉通過每月一次的親屬電話和家人聯系時,《后窗》與他進行了短暫通話。

謝偉口述,當晚8點左右,他在家里吃完飯,同學劉滸來到他家,兩個人在8點20分左右出門散步。隨后來到肖作炬醫生的門診所,跟在門診所打針的父親打了個招呼。

而在判決書中,這段時間謝、劉二人正在門球場邊看淫穢錄像,警方稱,在謝偉的手機里找到一張256m容量的內存卡,卡里存有6部色情影片。

謝偉樓下鄰居徐柒林回憶,當天晚上,他在門口碰到了這兩個年輕人,“那天我記得是8點20分左右,因為我每天別人預約定點出去送煤,回到家大概就是這個時間”。

謝偉說,離開門診所之后,他們經過菜市場走到門球場。隨后,謝偉突然感到肚子不舒服,想找個地方方便,劉滸提議到14棟的樓頂,那里有條溝,別人看不到。在14棟樓下,他們碰到了后來作為證人的劉志斌夫婦,由于謝偉不認識他們,所以沒有打招呼。

“我們到樓頂后,我蹲在水塔旁到角落里解手,劉滸在旁邊用手機放音樂”,謝偉還記得,“大概8點40分的時候,天空隱約地閃著雷電,地上刮起了大風。”

之后,他們下樓回家。經過菜市場的油餅店時,謝偉接到了父親謝國東的電話,父親說弟弟在門診所吵鬧,讓他過去接弟弟回家。謝偉于是第二次來到診所。這時,父親剛好在做皮試。

診所肖作炬醫生提供了案發當晚的一份皮試記錄,該記錄顯示,謝國東做皮試的時間是晚上8點56分。

“那晚謝偉前前后后來了三次,第二次是他爸爸做皮試的時候,第三次是刮風之后,他從家里拿了一把傘給他爸爸”,肖醫生回憶。

判決書沒有明確指出兩名兇手的具體作案時間,但是根據判決書的描述,兩名兇手的作案時間在當晚8點到9點之間。也就是說,相同時段,判決書和當事人之間,存在兩種完全不同的行跡敘述。

而且,案卷材料還顯示,當晚可能還有其他人出現在案發現場。

11棟的居民劉慧曾向警方反映,案發前一天晚上,她在樓梯口迎面碰到一個爆炸頭發型的男子,男子突然之間伸手摸了她的胸部,然后暗暗一笑,揚長而去。

同樣是11棟居民的劉愛玲、劉紅梅反映,案發當晚9點多,她們在11棟樓下碰到一個陌生男子,男子抽著煙背對著她們。

但在判決書里,這些詢問筆錄未被采納。

冷水江奸師少年家人近況如何?嫌疑人作案細節過程怎么屈打成招的

(謝偉的學生證)

冷水江奸師少年家人近況如何?嫌疑人作案細節過程怎么屈打成招的

(劉滸和同學的合影,右二為劉滸)

相關內容

冷水江奸師案受害人老師劉云死狀凄慘現場,嫌疑人錯判遭逼供真相

冷水江奸師案受害人老師劉云死狀凄慘現場,嫌疑人錯判遭逼供真相

8年前,發生在湖南婁底冷水市的一樁命案,給三個家庭帶去了一輩子的傷痛,而當時被指定為這起“奸師案”的

彩客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