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祥給清華的信不是自己寫的誰傳上網的?魏祥媽媽為什么崩潰大哭

時間:2017-07-10 10:11:17來源:168看看網

提起今年最火的高考考生,被清華大學錄取的魏祥絕對是第一,而這個先天就被疾病纏身的男孩因為一封信讓無數人動容,而近日卻有消息稱魏祥給清華的信并非自己所寫而是有代筆,而這封信被傳到網上去之后,魏祥的媽媽夏瑞云卻崩潰大哭,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魏祥給清華的信不是自己寫的誰傳上網的以及魏祥媽媽為什么崩潰大哭?

魏祥給清華的信不是自己寫的誰傳上網的?魏祥媽媽為什么崩潰大哭

魏祥,甘肅省定西市第一中學學生。2017年6月26日,微信公眾號“大美甘肅”發表了文章《一位甘肅高分考生的請求》,這篇文章是以魏祥的口吻寫給清華大學的,文中魏祥講述了自己生來重度殘疾,年幼喪父,由母親獨自帶大的種種艱辛,今年高考他取得了648分的成績,極有可能被清華錄取,但是若無母親在旁照顧,他無法進行大學生活。文章結尾,魏祥懇切希望清華大學能夠為他們母子解決一間住處,清華大學招生工作人員在這篇文章后面留言,表示要盡一切可能幫助魏祥的同時,還通過公眾號發布《致甘肅考生魏祥:人生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一文,迅速刷爆朋友圈,文中結尾的一句話“人生實苦,但請你足夠相信”,更是成為了紅極一時的網絡流行語。

魏祥給清華的信不是自己寫的誰傳上網的?魏祥媽媽為什么崩潰大哭

由于患有先天性脊柱裂、椎管內囊腫,魏祥自出生后就雙下肢運動功能喪失、大小便失禁。今年的高考中,他的成績是648分,超出了甘肅省一本分數錄取線188分,而魏祥所在的定西是全國扶貧開發任務最重、難度最大的地區之一,這里的考生可以列入清華大學承擔的一項國家任務——國家貧困專項招生計劃。

2017年,清華大學計劃在甘肅貧困專項招生23人,而魏祥的成績排在這23人中的前10名,被清華錄取應該沒有什么問題,考慮到魏祥不能獨立生活,陪同魏祥一同前去的老師就向招生組老師提出,清華大學能否提供一間宿舍,供魏祥和媽媽居住,以便媽媽照顧魏祥。清華大學招生辦甘肅招生組的老師,希望魏祥能寫一份書面材料交給他們。

魏祥回家以后寫完了申請材料,給了自己的母親,而魏祥的母親在第二天(26日)回到蘭州,將申請交給了老師。

但是6月29日,魏祥接受一家媒體采訪時,卻說他并沒有致信清華大學,只是向清華大學甘肅招生組的老師提供了一份書面申請材料,而且網絡上發出來的那篇文章也經過了修改和潤色,并非他的原稿。于是,原本一片祝福和贊賞的網絡輿論中,開始出現質疑的聲音。

魏祥告訴記者,他寫的那封信只是當做是寫給清華大學的領導和老師的申請報告,至于信是怎么在網上開始流傳的并不太清楚。他寫信的時候也從未抱有一點點讓信在網絡上傳播的希望。而他的母親因為看到信中的一些小錯誤,才找了兩個同事幫助給信件進行潤色。

魏祥給清華的信不是自己寫的誰傳上網的?魏祥媽媽為什么崩潰大哭

記者:這封信是怎么在網上開始流傳的呢?

魏祥:我不太清楚,好像是我媽拿到正式的書面材料,然后畢竟這個東西比較正式一點兒,不放心,所以就找了兩個同事幫她修改一下。

記者:你這封信的目的是很明確,就寫給清華,作為內部的一個資料寫出去的,還是說你當時寫的時候,就有一點點希望,讓它可能在網絡上傳播得更多,也許社會上的幫助會更大?

魏祥:從來沒想過,當時我真的就是,當它是個申請報告寫的,只是給那些學校的清華的領導老師寫一封信。

記者:但是如果這樣的話,你母親為什么要給你潤色一下呢?潤色的目的是給老師還是給社會?

魏祥:就是看里面有沒有一些錯誤,因為小的時候,比如說我的患病情況這些,我是記得不太清楚的,然后她是想看有沒有這些錯誤。

記者:魏祥寫了一個材料,您看了以后,覺得哪兒還不是特別好,想讓別人給改一下?

夏瑞云:就是說明了一下情況,平平淡淡說明了一下情況,我覺得這是不是還不夠打動人心,我就說老師學校看了,覺得這么平淡,就想到這個,我就說讓同事給看一下。

夏瑞云:就是描述了生活的原樣,沒一點夸大的,只是描述了一下。

夏瑞云到底為什么想要找人幫忙修改潤色兒子寫的申請材料,隨著采訪的深入,記者感覺到,雖然自出生就雙腿殘疾,但18歲的魏祥心態非常陽光,苦難似乎并沒有在他身上留下什么明顯的痕跡。 從小到大,他的同學和老師也都對他很好,并沒有帶著“有色眼鏡”看他。因此,在魏祥的心里,自己和大家沒什么太大的不同。

年幼時,魏祥的爸爸媽媽就帶著他四處求醫,但經過兩次手術均不見好轉,雪上加霜的是,2005年,魏祥剛剛七歲時,下崗多年的爸爸身患不治之癥去世,撫養魏祥的重擔就全部落在了母親夏瑞云的身上。夏瑞云是醫院的一名護士,從兒子進校門的第一天開始,她就開始風雨無阻地和兒子一起走在上學路上,剛開始是背著兒子上學,后來背不動了,就用自行車電動車推著兒子上學,從小學、初中到高中,12個春秋,夏瑞云每天三次往返穿梭于通往學校、單位和家的大街小巷,早上一早起床,晚上又要等到深夜魏祥下了晚自習,再把魏祥接回家。

別的同學到了初中、高中就可以自己上學讀書了,然而魏祥即便高中畢業仍然離不開媽媽。想到這里,他的內心有一點對媽媽的愧疚。然而他說:這就是現實,必須面對。而對于魏祥的媽媽來說,看到孩子的笑,一切就都值了。

魏祥給清華的信不是自己寫的誰傳上網的?魏祥媽媽為什么崩潰大哭

夏瑞云:我也就是覺得他笑了,我就有勁了。

清華是一個那么美好的目標,讀高中的時候,魏祥就想過如果真考上了清華,誰能幫他去上學。而當他和媽媽討論到這個問題時,媽媽只是讓魏祥不要管,只要努力學習,其他的由她幫魏祥解決。或許是抱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態吧,魏祥當時也覺得,真到了那個時候,肯定能相處辦法解決的。

其實,在魏祥初中升高中的時候,就遇到過很難解決的問題。初中時魏祥的教室在一樓,可是高中分班后,魏祥的教室分到了3樓。對于別人來說完全不是問題的問題,卻讓魏祥覺得比登天還要難。于是他的媽媽找到了學校校長說明情況,校長也立即給魏祥調換了班級。

魏祥的心態非常健康,也非常普通,他并沒有覺得自己過的生活很艱苦,因為所有遭遇艱苦的時候,媽媽都擋在了他的前面。這或許也是母親夏瑞云在信中加一些內容的原因。

魏祥給清華的信不是自己寫的誰傳上網的?魏祥媽媽為什么崩潰大哭

夏瑞云:我就告訴他,時不時地就告訴他,人最重要的就是腦子和手,你這兩樣東西都好著呢,所以你能干的事,能做到的事情,別人能做到的,你基本上就能做到了我說,你說你的腿不方便,現在代步車這么多,這個根本不成問題的,以后越來越方便,代步車越來越輕巧輕便。

夏瑞云知道孩子將來要面對多大的困難,她一方面要給孩子足夠巨大的信心,但是另一方面她轉過頭來也會懷疑自己,能不能給他這么大的信心。相比較物質上的困難,夏瑞云認為心理上的困難更為艱難。這樣的種種矛盾,她也只能自己消化。

正是基于心理上對未來的不確定,所以,即使魏祥已經考取了高分,清華大學在甘肅的招生老師也在口頭上表示錄取沒有問題的情況下,母子倆尤其是夏瑞云,對清華大學能否錄取魏祥仍然有著擔心。

他甚至已經做好準備,去讀一些比自己的分數低一些的學校。

夏瑞云:就是成績夠了以后,人家就說是身體的原因,因為那個招生的體檢上要求,就說是殘疾但是要生活能自理的。我覺得我孩子還是不能自理,對吧,我就特別擔心,人家有這些條件,所以不要你。

夏瑞云心中的這種擔憂不能跟魏祥講,也不能和別人說,只能自己默默消化。

正是基于這種深深的擔憂,夏瑞云請同事把兒子已經寫好的申請材料修改潤色一下,當天晚上,同事幫忙修改完畢,夏瑞云把修改完畢的申請材料給魏祥的班主任看,但班主任說不需要這么復雜,于是第二天,6月26號中午,夏瑞云還是帶著魏祥寫的那份申請材料來到蘭州,把材料交到了清華大學招生辦甘肅招生組一位老師的手中。就在這個時候,有同學打電話給夏瑞云,說她兒子的事情上網了。

魏祥給清華的信不是自己寫的誰傳上網的?魏祥媽媽為什么崩潰大哭

知道消息的時候,夏瑞云懵了,怕了。

發布消息的是一個名叫“大美甘肅”的微信公眾號,這篇冠以《一位甘肅高分考生的請求》的文章,正是夏瑞云請人潤色過的情況說明。這封信濃縮了魏祥18年的生活,求醫治病和學習,魏祥考出的648分的成績也在標題上被醒目地標了出來。

記者:那就是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班主任放上網,一種就是你求你的同事。

夏瑞云:就是我的同事,我當時就打電話問他了,他說是他一高興給同事。

記者:放上網了。

夏瑞云:也不是,就是同事之間這么傳著看一下,再怎么傳得遠了,我也不知道了。

記者:可能我們揣測把這份材料放上網的人,他的想法也是尊重你,覺得這種做法,做母親的。

夏瑞云:也問了,他就覺得他看著就覺得心里難受,他也覺得是辛苦了這娃娃,清華說是已經錄了,他一激動就給同事。其實說我們同事之間就這么傳著,就說讓高興一下,也是自己高興一下,他也不知道怎么上網了。

《大美甘肅》微信公眾號主要發布一些與甘肅和西北有關的故事和視頻,每一篇文章或視頻的閱讀量,從幾千到一兩萬不等,但《一位甘肅高分考生的請求》這篇文章,非常罕見地達到100000+的閱讀量。

記者:但是就是在這個傳遞的過程中,可能孩子的一些事情,包括你不希望被別人知道的一些家里面的,自己獨自面對生活的一些細節,就被人知道了。

夏瑞云:就是。

記者:你看你們之所以能夠生活一步一步得很艱難,但是走過來了,雖然主要都是你們的努力,但是缺不了別人的幫忙,是吧。

夏瑞云:但我還是不想上網,我這個人再怎么說呢,啥事不是愛面子,我也不會描述,我真的不想讓別人知道我的生活,我的同學這么多年,還有都是只有我周圍的知道,別的像那些同學才是從這一次網上才知道的,都打電話來說,這么多年都不知道我那么辛苦的。

記者:是不想接受別人同情的眼神。

夏瑞云:就是,我不想讓別人可憐我、同情我。

記者:那么一旦在網上傳播了,帶來的有可能是什么呢?當時想到了嗎?

夏瑞云:別的沒想,就覺得我感覺我赤裸裸地暴露在別人面前了,我覺得我受不了,出來我就在蘭州街頭哭了三個多鐘頭。

記者:為什么要哭?

夏瑞云:我就覺得我暴露在別人面前,現在我真的受不了了,別的我都還沒想到有啥。

記者:你這么多年的辛苦,別人不知道的時候,你可以很堅強地在過這樣的日子,

但是被別人知道了,你反而,我估計你以前可能沒有這么長哭過。

夏瑞云:就是。

記者:那是為什么呢?為什么被別人知道了反而覺得自己要痛哭呢?

夏瑞云:一下子多少年的委屈都出來了,我就覺得我這么多年這么辛苦的。

就在夏瑞云得知魏祥的情況上網了之后,身在家中等待消息的魏祥也看到了《一位甘肅高分考生的請求》這篇文章,他的同學通過QQ將這篇文章傳給了他。

魏祥給清華的信不是自己寫的誰傳上網的?魏祥媽媽為什么崩潰大哭

記者:你看了以后心里什么感受?

魏祥:感覺挺無語的。

記者:怎么叫無語呢?無語是一種吃驚,還是說不喜歡,還是喜歡。

魏祥:我和我媽就是比較平靜的那種人,感覺不太喜歡自己的事情被人流傳出去, 流傳到網上,引起很多人關注,這樣的。

記者:你覺得你最不喜歡的,是自己的什么信息被外人知道了?

魏祥:這倒不是信息被外人知道,就是不喜歡別人關注我的那種,太多人關注的話,最近很多媒體都找我了。

家庭情況被意外上網打破了母子倆的平靜生活,也沖淡了因為考取高分的喜悅,夏瑞華感覺,事情在朝著一個她無法想象的方向迅速發展。

夏瑞云:我特別不想讓別人暴露,知道我這個事情,還有一個原因,你說這個消息,清華才有這個意向。

記者:你怕把它搞黃了,是不是。

夏瑞云:對,我害怕把它攪黃了,因為只是這么說了,一下子網上全都說是我孩子被清華錄取了,我就覺得我說是。

記者:萬一要錄不取,我怎么辦?

夏瑞云:就是,萬一要不錄取,我怎么辦?我就覺得特別特別地,真的擔心,最主要的擔心就是。

記者:因為你們的生活是經不起一點點風吹草動的,是吧。

夏瑞云:就是,我說孩子這一次這么努力,如果要說是因為這個事情受影響了,錄不上了。

記者:你覺得是自己的責任。

夏瑞云:我就覺得我沒辦法了。

相關內容

魏祥父親生前照抗癌過程遺書內容,魏祥母親干嘛的險自殺被誰救了

魏祥父親生前照抗癌過程遺書內容,魏祥母親干嘛的險自殺被誰救了

說起今年話題度最高的高考考生,非準清華學子魏祥莫屬了,因為腿部殘疾,魏祥在別人的建議下給清華大學寫了

彩客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