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OFX詐騙案300億去向受害者放棄維權?張雪嬌怎么給投資者洗腦的

時間:2017-07-24 14:46:58來源:168看看網

眼看著距離IGOFX詐騙案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相比事件初期曝出時不少投資者要自殺的轟動新聞外,似乎這一個多月都沒有再聽到什么新的風聲,而究竟張雪嬌逃到馬拉西亞哪里,300億詐騙來的資金去向也未知,而在此期間,受害者組織起來的維權群也不斷有人退出,是心灰意冷要放棄了嗎還是在等待什么?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IGOFX詐騙案300億去向受害者放棄維權以及張雪嬌怎么給投資者洗腦的?

6月11日之后,張建和馮婷有了一個共同身份——“IGOFX金融騙局”受害人。
一個半月來,包括張建、馮婷在內的受害者在不同的城市組織維權隊伍,尋找受害者、建立QQ群、收集受騙信息、向公安部門舉報。
他們所做的一切只有一個目的——找到張雪嬌,追回損失的資金。
張雪嬌是IGOFX中國區總代理。6月11日,她卷款跑路,至今下落不明。
重案組37號注意到,根據媒體的報道,近40萬名IGOFX投資者約300億人民幣“被騙”。

這被稱為又一個“龐氏騙局”。

IGOFX詐騙案300億去向受害者放棄維權?張雪嬌怎么給投資者洗腦的

張雪嬌(左)與的IGOFX投資者的合影

崩盤
IGOFX“崩盤”于今年6月8日,當天英鎊對美元匯率急劇下跌200點以上。
IGOFX投資者發現,該平臺上的“止損線”形同虛設,所有投資者賬戶全線爆倉,大量資金“被蒸發”。
這個名為IGOFX的外匯交易平臺打著“躺著賺美金”的口號,宣稱一年可獲得7倍、兩年66倍的基金收益,加上分紅及“人拉人,獲獎勵”,在進入中國半年左右的時間里,瘋狂發展下線約40萬人。
在民間反傳銷人士李旭看來,IGOFX的拉人頭、層層返利等行為已涉嫌傳銷。近年來,不少新型金融傳銷組織,打著炒外匯、虛擬貨幣等新概念的旗號迷惑投資者,實際操作的仍是金字塔結構的傳銷模式。
重案組37號接觸了約20名IGOFX的投資者,他們均表示當初被親戚、朋友拉入伙。一名湖北的投資者被朋友拉入IGOFX后,又讓自己的20多名親戚朋友在IGOFX開戶。
河北唐山人馮婷就是被親戚發展成了一名下線。
今年3月初,親戚在微信上對馮婷說,找到一個很好賺錢的項目——IGOFX外匯交易平臺。有兩種賺錢的途徑,第一種是尋找投資者進入平臺;第二種是直接投資。“這是一個躺著賺錢的項目,以小博大,外匯生意,就是錢生錢。”親戚的話讓馮婷半信半疑,一個月的軟磨硬泡后,馮婷還是動了心,她投了3萬元人民幣,選擇投資者身份。
親戚的身份是第一種,主要尋找投資者進入平臺投資并從中獲利。投資者把資金通過系統托管給操盤手,收益的70%屬投資者,操盤手拿走20%,剩下的10%則付給四個級別的介紹人,級別越高,收益越高。
今年4月,天津人張建和馮婷一樣,經過姐姐的介紹進入IGOFX,他分兩次投入了600美元入伙。
一開始,張建和馮婷對于IGOFX能讓自己賺到錢深信不疑,這份信任隨著代理人給他們發送的平臺盈利數據又一點一點地累積。
“每天都有分紅,他們還會拿一些交易記錄給我們看。”張建說。
在一個叫為“IGO外匯”的群里,馮婷、張建每天都能看到代理人發的盈利截圖,“感覺有圖有真相。”
馮婷也確實嘗到了甜頭。
3月底,她得到過一些分紅,有好幾千元。不過4月份后,她再也沒拿到過分紅。
張建盡管沒拿到分紅,但他還是相信IGOFX依然是一個“賺錢的外匯平臺”。
6月11日上午,他突然接到姐姐的電話,“出事了,錢提不出來。”他登錄IGOFX網站查詢個人資產,所有信息包括所投入的資金全部消失。
同一天,馮婷登錄平臺,發現自己的本金和交易記錄信息都沒了。她哭著打電話給當初介紹她入伙的親戚,“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面的代理都聯系不上。”親戚的回答讓她不知所措。
他們想去“IGO外匯”群一問究竟,卻發現群已被解散,2000多名群友被踢出群。

IGOFX詐騙案300億去向受害者放棄維權?張雪嬌怎么給投資者洗腦的

6月11日以后,投資者登陸IGOFX網站時,顯示不再處理資金交易。

“消失”的張雪嬌

6月11日,IGOFX中國區總代理張雪嬌卷款跑路,至今下落不明。
當天下午,張建等人到處尋找張雪嬌的下落,她的同學提供了電話號碼,但是已經關機,無法聯系,“她的同學也都被騙了。”
電話關機、微信不回,張雪嬌“消失”了。在眾多IGOFX被騙者口中,張雪嬌有一個馬來西亞的老公,她老公實為IGOFX的大股東。張雪嬌卷款跑路后是前往馬來西亞與其夫匯合。
此時的張建等人才發現,他們對于張雪嬌一點都不了解,甚至有些人在事發后看到張雪嬌的照片才知道,看起來甜美柔弱的張雪嬌竟“導演”了這么大的金融騙局。
在眾多投資者眼里,張雪嬌有很多標簽——成功人士、高顏值、年輕、有背景……
作為一名90后,26歲的張雪嬌之所以讓眾多投資者信任,不僅是因為她是IGOFX中國區總代理,也因為她在馬來西亞的老公在背后為其操盤。“那么大的一個平臺,沒人想過會出事。”張建說。
“她很會說,做事很精明。”這是張建和馮婷對張雪嬌僅有的一點直觀印象。在沒出事前,張雪嬌經常會向下面的代理人提供交易截圖,再由代理人將截圖發在QQ群里,“除了一些高級代理外,很少有人見過她。”
事發后,張雪嬌的身份證及戶口等信息被扒出。
網上曝光的張雪嬌戶口本顯示,她出生于1991年2月,戶籍地為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住址為常州市武進區湖塘鎮星火北路72號。
有投資者曾根據張雪嬌的住址信息前往常州市,但無法找到張雪嬌。
“星火北路72號”目前已成為一家汽修店。該汽修店人員表示,近一個月陸續有人上門討債,一進門就要找張雪嬌,店里根本就沒有這個人,F在這個牌號是新的,老的“72號”早就不在這兒了。
資料顯示,張雪嬌為常州某職高畢業。該職高一名陳姓老師向重案組37號確認,張雪嬌是她多年以前的學生。但陳老師近期因張雪嬌事件生活頗受影響,不愿多說。
此前,陳老師接受當地媒體采訪時表示,張雪嬌成績好,人也長得漂亮,還擔任班干部,同學關系很好;她讀的是五年制大專,學的是財會專業。2011年畢業后她很少跟學校聯系。
張雪嬌跑路后,被稱為“IGOFX南京辦事處負責人”的武加偉電話也被打爆。每天,都有受騙者打電話給他詢問張雪嬌的下落或討說法。
7月23日,武加偉接受重案組37號探員采訪時,否認自己是IGOFX南京辦事處負責人,也不清楚自己為什么會被當作南京辦事處負責人,“我只是一個會員,投資IGOFX虧損了100多萬,我也是受害者。”
據武加偉介紹,他在南京有一家從事信息服務的公司,今年5月,張雪嬌主動向他的公司尋求合作。之后,合作手續還沒有辦完,IGOFX就發生了崩盤事件。
武加偉對張雪嬌的第一印象挺好,但是崩盤事件后,他一直無法與張雪嬌取得聯系,他也不認識IGO公司的其他管理層,“張雪嬌不是IGO的老板,她就是一個代理。”

IGOFX詐騙案300億去向受害者放棄維權?張雪嬌怎么給投資者洗腦的

IGOFX中國區總代理張雪嬌身份信息,其現已失聯下落不明。
資金未進入外匯市場去向成謎
除了神秘的張雪嬌,IGOFX還有很多疑點。
新加坡華人蘇靜慧此前也是IGOFX的會員。2016年9月,她按照IGOFX發送電子郵件時備注的公司地址,委托新西蘭的朋友到奧克蘭市艾伯特街的IGO Holding Limited公司查看,發現該公司的辦公地已人去樓空。
蘇靜慧稱,她立刻與IGOFX的上線對質,“IGOFX的人都認為我搬弄是非、搞破壞,把我踢出群。”此后,IGOFX改口稱公司搬去了瓦努阿圖,蘇靜慧覺得受騙,便撤資脫離了IGOFX。
7月23日,重案組37號登錄新西蘭政府專門查公司注冊的網站“COMPANIES OFFICE”,查詢IGO Holding Limited,發現有兩家重名公司,一家公司注冊于2013年5月,地址是奧克蘭市艾伯特街,并于2015年6月注銷;另一家公司注冊于2016年12月,地址在奧克蘭市文森特街,目前依然在冊。
據IGOFX外匯交易平臺官網介紹,IGOFX總部設于新西蘭,是一個“一站式的外匯交易平臺”,受到瓦努阿圖共和國金融服務委員監管。
瓦努阿圖是南太平洋西部的一個島國,陸地面積1.2萬平方公里,其監管的最大特點是離岸監管、申請簡單、監管寬松,只要給錢基本就會發牌照。
7月21日,重案組37號探員在IGOFX官網上看到一份電子版本的瓦努阿圖監管執照,顯示公司名稱為IGO GLOBAL Limited,成立于2016年5月16日。其條款指出該執照的有效期為1年,從2017年7月18日至2018年7月17日。
除了公司名字,瓦努阿圖監管局也查不到IGOFX公司的股東或其他任何信息。也就是說,即使資金鏈崩潰,IGOFX也可以全身而退。
最大的疑點在于“交易數據涉嫌造假”。
多名投資者表示,投資的錢根本沒有參與到真正的外匯大盤交易。投資者所謂的“盈利”其實是來自不斷加入的“下線”或代理的資金,也就是拿新開戶投資者的錢,付給最初開戶的人作為“盈利”。
“我們的錢根本沒有進入外匯市場。”云南大理的投資者張國忠說,他查詢自己的MT4軟件(一款市場行情接收軟件)交易記錄,發現自己進行的外匯交易有操作記錄,但凡是托管給操盤手進行的交易均沒有交易記錄,“只要選擇托管,錢就會從賬戶中扣除。最后只有交易結果,沒有交易過程。”
所謂的托管,也被稱為“跟單”,是IGOFX官網所稱的該平臺一大特色。用戶只需要向平臺的操盤手托付資產,無需再做操作即可獲得利益。
一名業內人士表示,IGOFX只是將MT4作為一個資金劃轉的中介,當用戶選擇跟單時,資金從MT4里劃出,跟單結束資金會劃轉回來,MT4里沒有交易記錄,只有轉賬記錄。但真正的外匯交易不管是自己操作、還是選擇信號源跟單或者用PAMM/MAM多賬號管理軟件托管賬號,資金都不會離開MT4賬號,并且在MT4上有交易記錄。
這些被托管的資金,并沒有交易記錄,那么錢去哪了?
7月21日,重案組37號探員致電MT4的開發商邁達克軟件公司中國辦事處。工作人員回應稱,即便一個平臺使用的是正版MT4軟件,也無法確保平臺本身是正規的,“MT4只是一款交易軟件,任何公司可以購買,我們無權查詢客戶的資金是否真的通過MT4流入了外匯市場。”
來自上海的投資者馮燕萍提供的匯款單顯示,她于2017年5月29日打入IGOFX平臺的69051元,實際上進入了一個名為銀盛支付服務股份有限公司的賬戶,類型為“網絡購物”。
銀盛支付是一家第三方支付機構,其官網顯示,公司擁有支付牌照,可在全國范圍內開展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固定電話支付、銀行卡收單業務。
7月21日,重案組37號探員致電銀盛支付,詢問該公司與IGOFX平臺的合作情況,該公司工作人員稱需詢問清楚再給予答復。截至發稿,尚未收到該公司的答復。
IGOFX平臺崩盤后,馮燕萍曾致電銀盛支付詢問資金流向。通話錄音顯示,馮燕萍的資金通過銀盛支付的賬戶流入四家公司,分別是北京的兩家公司和上海、河北的一家公司。
上述四家公司均成立于2010年以后,時間最短的一家公司僅成立1年多。除了河北那家公司注冊資本為300萬元,其余3家公司均是注冊資本不超過50萬元的小微企業。
7月21日,北京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表示對不明資金流入并不知情。另一家北京公司的工作人員否認不明資金流入,“我們公司一個月流水一共才幾萬塊,沒有其它的錢進來。”

IGOFX詐騙案300億去向受害者放棄維權?張雪嬌怎么給投資者洗腦的

IGOFX在瓦國注冊的信息

相關內容

IGOFX崩盤早有征兆怎么撤不了資?張雪嬌出逃前怎么騙朋友說了啥?

IGOFX崩盤早有征兆怎么撤不了資?張雪嬌出逃前怎么騙朋友說了啥?

說起一個半月前的IGOFX外匯騙局,相信不少人還是多少會有印象的,而其中所謂的中國總代張雪嬌早就卷著投資

猜你喜歡

彩客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