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反傳銷撈人錢真好掙什么人能做?反傳銷組織撈人現場驚險視頻

時間:2017-08-09 11:54:10來源:168看看網

可能說起“傳銷組織”這個名詞,很多人談之色變,如果說李文星誤入傳銷組織最終喪命是最大的悲劇,其實還有一部分人最終還是從傳銷的魔抓中逃出來過,但可能還有一部分人也是通過李文星事件才知道,還有這么一種組織叫做“職業反傳銷撈人”。而這樣的組織被曝光后,不僅他們撈人的方法手段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更有甚至他們不菲的撈人收費也是引起很多人的不滿,網友們說他們的錢也太好掙了吧!而究竟是什么人在從事這項行動呢?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職業反傳銷撈人錢真好掙什么人能做以及反傳銷組織撈人現場驚險視頻。

暗拍反傳銷組織撈人驚險視頻


最近一段時間,在全國對于傳銷的關注下,劉李冰率領的12人反傳銷團隊也因此迎來了求助和咨詢的井噴。從曾經傳銷組織的A級頭目,到專職反傳銷,劉李冰與傳銷的“較量”已有8個年頭,F在,劉李冰的團隊每次出動救助,都會額外收取求助人每人1000元至2000元的費用作為補貼。除了劉李冰這樣的民間反傳銷組織外,還有各種幫助尋回誤入傳銷者的組織,他們是以此為生的職業反傳銷人,收費從一兩千元到八九萬元不等。對許多急于尋回家人卻毫無線索的傳銷受害人家屬來說,他們或許是救命的稻草;但對更多的人來說,職業反傳銷者與傳銷者一樣,都是難以被理解的。

職業反傳銷“撈人”要價2萬

胡慧(化名)與男朋友都在武漢上大學,今年剛升大三。正值暑假,有學長聯系男友說洛陽那邊有專業相符的暑假工,6月下旬男友就動身去了洛陽。“最初兩天我們打電話過去,他總是不能及時接聽,倒是也沒問家里要錢,就是詢問家里的情況”,胡慧說,男友剛到洛陽時表現還算正常,但7月31日的一次聯系卻讓她意識到男友可能出事了。

胡慧介紹,因為擔心一個人打工遇到意外,她和男友早有約定,“如果在外邊出了事,我就問一些我們倆知根知底的事,如果出了事或者不方便,男友就亂回答。”31日那天,察覺到電話里男友說話支支吾吾不正常,好像旁邊還有其他人教他怎么說的聲音,胡慧猜測男友可能是被威脅了。為了確定,胡慧主動問男友要怎么過生日,男友回答說等胡慧9月過生日的時候,自己就回來了,一定給她買禮物,“但其實我們5月就在學校過了生日”。

這次通話后不久,男友就跟父母打電話要錢。8月4日,男友父母打過錢后,所有人就都聯系不上胡慧男友了。胡慧猜測,男友很可能是被拉入傳銷組織了。8月,她與男友父母一起前往洛陽當地報案,然而由于缺乏實際證據,警方并未予以立案。

心急的胡慧只好上網求助,有不少人主動為她出謀劃策,更有人提出:“我有辦法可以救出你男朋友。”胡慧聯系后得知,對方原來是一個職業反傳銷人,開價就要兩三萬,“也沒有告訴我們具體要怎么救”。

職業反傳銷撈人錢真好掙什么人能做?反傳銷組織撈人現場驚險視頻

自稱能找回受害者的“反傳銷救人群”

反傳銷協會自稱兩小時能找到人

聯系胡慧的人是一個反傳銷尋人救人QQ群成員,北青報記者以求助人身份加入該QQ群后,當即被告知該群體的救援行動是要收費的。“收費分情況,要看地區,是在哪里找人,大概是什么范圍。如果難度是非常大的,費用要七八萬元。”一位群成員解釋說,費用中除了一些人工費、車費和住宿費外, “主要還是看當事人有沒有用一些社交軟件,我們要通過一些手段去定位,還要收取一部分技術費用。”

北京青年報記者檢索發現,各大網絡平臺上,提供尋回受害人服務的反傳銷組織不在少數。北青報記者隨后以受害者家屬身份聯系了一位自稱是京津冀反傳銷協會成員的職業反傳銷人張松(化名)。張松介紹說,他所在的反傳銷協會是幾個人自發成立的一個民間反傳銷組織,已經干了三四年時間。

在尋找和解救受害者時,需要家屬先把受害者的“姓名、照片、家庭住址、大概在什么地方、來了大概多長時間”這些基本信息發給他們。“如果是在整個河北,那就需要一段時間,但如果是在廊坊、燕郊這兩個地方,我能確保在兩個小時內確定他在什么方位。”張松說,確定方位后,他們會直接進那個村子里,找到該傳銷組織的領導,要求對方放人。

據張松介紹,他們有很多種辦法來保護受害者的安全。“比方說我們一幫小伙子一起進去,威脅這些傳銷的人必須把孩子交出來。這些搞傳銷的人都認為他們是正規組織,怕我們這些人經常去搗亂,干擾他們經營,所以一般都會乖乖把孩子交出來,有時候還會給我主動打電話說要把孩子送過來。”

至于收費標準,張松表示,好找的一般1.5萬元左右,最多不超過兩萬元。“我們找到人后,把孩子送到親人跟前,然后再收費。”

職業反傳銷撈人錢真好掙什么人能做?反傳銷組織撈人現場驚險視頻

受害者家人在“反傳銷救人群”里求助

收一兩千元的反傳銷志愿者

與張松這樣的職業反傳銷人士不同,劉李冰對自己的定位更多偏向志愿者身份。2007年,劉李冰被同學以找工作為名騙到南寧,并加入了傳銷組織,甚至當上了“傳銷老總”。但不久劉李冰就意識到,傳銷是一場騙局,并成功逃離,后來還順利解救了同樣加入傳銷騙局的同學。

作為曾經數次加入傳銷組織的親歷者,劉李冰自2009年起,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組成了專業的反傳銷團隊,全職處理傳銷求助事件。一開始,他們都是義務開展救援,除了收取基本的路費和食宿費用外,不再收取任何費用。但隨著求助的人越來越多,團隊入不敷出。還有一些求助者,在聽到團隊不收費后反而對他們產生了懷疑,F在劉李冰的團隊每次出動救助,都會額外收取求助人每人1000元至2000元的費用作為補貼,有時被救出的受害者家屬出于感激,也會額外支付團隊感謝金。

劉李冰介紹說,最近由于傳銷受到廣泛關注,每天他本人收到的求助信息從原來的三四條增長到十余條,整個團隊接到的咨詢和求助信息更是多達百余條。據他介紹,接到親屬求助之后,團隊會首先向知情者確定受害者誤入的傳銷組織屬于哪一種類型,具體所處地點以及受害者的精神狀況、有無被洗腦等,再針對具體情況派出對該類型傳銷組織熟悉的成員,陪同親屬一起前往受害者所處地區,并聯系當地警方共同展開救助,勸導受害者斷絕與傳銷組織的聯系,跟隨親屬回家。每次行動時間大約在一周左右。

飽受質疑的職業反傳銷“生意”

雖然自認為是在做好事,但劉李冰也坦承,其實他們的工作經常會不被理解,甚至很多被救出來的受害者在離開傳銷組織后也不會領他們的情。

劉李冰告訴北青報記者,因為反傳銷工作的特殊性,他們在尋人時常常要自己當臥底加入傳銷組織,平時的工作也都在跟各種傳銷人員打交道,“大家都不敢直接告訴家里我們的工作是什么。”劉李冰說,由于反傳銷類型的組織在工商等部門并沒有相關注冊,自己所在的組織只能以民間團體的形式存在。“注冊成公益組織要求完全不收任何費用,但大家都有自己的家庭,都得生活,完全免費根本做不下去。”

與劉李冰不同,張松則更多把解救受害者看成是一個簡單的生意,“肯定不合法,但是我覺得它也沒犯法。我們幫家長找被騙進傳銷的孩子,又沒偷又沒搶又沒騙人。這就是周瑜打黃蓋的事,我幫你把孩子找到,完好無損地送到你面前,你再給我錢。”

律師:民間有償反傳銷存在法律風險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的易勝華介紹說,在傳銷屢禁不止的情況下,社會各界積極參與反傳銷、及時提供舉報線索肯定是值得鼓勵的。但所謂的反傳銷組織大多沒有在有關部門進行登記,并沒有收費資質,因此有償提供解救被困受害人的服務肯定是不合法的。易勝華律師還指出,民間組織的反傳銷行動中,常常會涉及跟蹤、破門而入等行為,但由于他們并不具備相應資質和條件,有可能造成誤傷等麻煩,甚至觸犯相關法律。

內存

多地警方打擊傳銷違法行為

近日,打擊傳銷成為大家最關注的話題之一。事實上,為防范打擊涉眾型經濟犯罪,安徽、山東、湖南等地公安、工商等部門一直在開展針對傳銷的專項整治行動。

其中,湖南警方在經過五個多月的縝密偵查后,于8月1日在哈爾濱、沈陽等地公安機關大力配合下,成功破獲了“中券資本”、“國盟資本”特大網絡傳銷案,凍結銀行卡300余張,扣押現金及財務折款5億元,抓獲主要犯罪嫌疑人25人,并繳獲現金7000萬元。山東省工商系統自2016年以來共立案查處了傳銷案件61件,取締傳銷窩點、活動場所230多個。合肥市也組織31支打擊傳銷專業隊和1400名隊員對全市傳銷窩點進行了清理,并針對逐個小區進行鞏固,拉網清剿。

職業反傳銷撈人錢真好掙什么人能做?反傳銷組織撈人現場驚險視頻

7月30日下午7點22分,天津靜?h北環路到津滄高速的入口處,老王將李楠從一輛銀灰色夏利車中叫出。他自由了,抱著迎上來的大學室友高松,淚流不止。

廣西男孩李楠,今年23歲,剛剛工作一年。7月23日,他被騙入傳銷窩點,在心理防線快被攻破時,大學好友們湊了一萬六千元,委托反傳銷人士將他救出。

這次營救從7月30日上午10點半開始,到傍晚近7點半接到人結束,歷時9小時。

期間,老王帶著李楠的四名同學,與新京報記者一起,探查了靜?h老城的八九個傳銷窩點,使用過一次手機定位,找過城郊的5個傳銷野外聚集地,還接打過數不清的電話。

由于缺少監管,中國民間反傳銷協會至今沒有正式在相關部門登記注冊。高昂的收費及身份的不合法,帶來的是眾多的質疑與風險。

第1幕 信好友

【小伙誤入“傳銷” 5條短信鎖定靜!

李楠被前同事王洋洋騙入傳銷窩點。7月25日,禮拜六,清晨5點19分,李楠大學室友趙喆的手機連續接到5條短信。

“吉吉,我是李楠,現在被騙進了傳銷。”其余四條短信的大意是,被困靜?h一平房內,外面在修路,旁邊有氣象局,快報警。支付寶密碼為×××,把錢轉出去,別回復。

6月29日,李楠接到王洋洋電話,這位在六月初從北京一家網絡科技公司離職前往天津的同事說,新工作很好,每月能掙到5500塊錢,勸他辭職來天津發展,“先發個簡歷,你來的話估計月薪能有六七千。”

發了簡歷,李楠很快接到了一位“白經理”的面試電話,對方問了幾個簡單問題,就讓他去上班。

他上網搜索這家公司,沒找到官網,只有一些招聘信息,顯示這是一家去年新成立的信息技術服務公司。糾結了兩天,想到有朋友在里面,李楠便答應了對方的邀請。

7月23日中午,李楠來到天津,下了火車對方來電,“項目組在靜?h,你坐大巴來吧。”正猶豫時,王洋洋來了電話,“快來吧,在哪不是掙錢啊。”

抱著看一眼再說的打算,李楠搭車前往靜海。王洋洋和另一個“同事”來接他,一切都和李楠想的不一樣,天下著雨,兩人帶著他走走停停,在街邊吃了一份麻辣燙后,就催他快點走。

拐進一條小巷,眼前出現了所謂的宿舍——一個平房小院,“剛進院子身后的鐵門就被關上了,王洋洋不見了,另外那個人把我帶進屋。”

“我心里一沉,緊張起來。”李楠剛拿出手機就被對方奪走,屋里的三個人問他,“有幾個人知道你來這了?你看我們這像做什么的?”

他編出了十來個人:爸媽、同學、朋友……事實上,沒有人知道他被困在靜海老城的一個小平房里,這天是禮拜四。

7月25日,禮拜六,清晨5點19分,李楠大學室友趙喆的手機連續接到5條短信。上午11點才看到信息的趙喆被嚇到了。

“吉吉,我是李楠,現在被騙進了傳銷。”其余四條短信的大意是,被困靜?h一平房內,外面在修路,旁邊有氣象局,快報警。支付寶密碼為×××,把錢轉出去,別回復。

這是李楠偷偷發出的求救短信,一心想著怎么逃出去,他無心睡覺。黑暗中摸到了同屋人的手機,給趙喆發出了這五條短信。

這之前,李楠曾被兩個人勾肩搭背地押著去過一個旅店。旅店里幾個房間里都是傳銷新人,對方反復告訴他,你看,我們干這個不犯法,也沒人來抓我們,門口有攝像頭,你能出來,但你跑不了。

被困的幾天中,李楠的“師父”除了不斷重復上面的話,還一直問他,“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你看我們這是傳銷嗎?你覺得你出的去嗎?”這些試探性的問題,實際上是想讓他放棄逃跑的念頭,盡早配合。

周六上午看到李楠的求救短信,趙喆馬上聯系在北京工作的另一位大學室友高松,高松跑去李楠之前的住處一打聽,人已走了兩天。

趙喆這時也接到了李楠的電話,對方不再像往常叫他吉吉,而是稱呼大名,聽筒的回音能聽出開著免提。

趙喆當時表示不確定是不是李楠本人,在電話里問,“我們的宿舍房號是多少?住幾個人?都是誰?”那頭的李楠故意答錯,趙喆確定他出事了。

很快,高松撥打了天津的110,電話轉給了靜海警方,那頭的警員表示,提供的信息太少,沒辦法去找人。

職業反傳銷撈人錢真好掙什么人能做?反傳銷組織撈人現場驚險視頻

相關內容

13歲上重點大學男孩姜敏迪是天才嗎,跳級秘笈父母職業怎么培養他

13歲上重點大學男孩姜敏迪是天才嗎,跳級秘笈父母職業怎么培養他

近日,大連理工大學迎來了2017級年齡最小的學生姜敏迪,而早在這個13歲男孩的高考成績出來之后網友們就嘖嘖

單身比例最高的職業有哪些原因是什么?哪個城市的職場單身率最高

單身比例最高的職業有哪些原因是什么?哪個城市的職場單身率最高

在剛剛過去的七夕情人節,似乎全世界的網友都在虐狗,但卻有一批人不僅沒有情人卻還要加班,那么問題來了,

傳銷蝶貝蕾頭目交代什么驚人內情判幾年?無實物怎么洗腦拉人入伙

傳銷蝶貝蕾頭目交代什么驚人內情判幾年?無實物怎么洗腦拉人入伙

近日,傳銷組織蝶貝蕾被警方重拳打擊的消息簡直大快人心,而早前被警方控制的9名蝶貝蕾傳銷組織的頭目也正

傳銷組織蝶貝蕾誘騙手段有哪些應對方法,蝶貝蕾傳銷課程完整揭秘

傳銷組織蝶貝蕾誘騙手段有哪些應對方法,蝶貝蕾傳銷課程完整揭秘

日前,一位年僅23歲的應屆畢業生李文星因在網上應聘工作,卻誤入傳銷組織最后身亡事件,掀起輿論的關注和熱

傳銷頭目都沒文化女的多嗎?名校創業明星賀某變傳銷頭目經歷什么

傳銷頭目都沒文化女的多嗎?名校創業明星賀某變傳銷頭目經歷什么

近日,因為天津靜海傳銷組織的猖獗,似乎這個充滿負面意義的代名詞成了人們掛在嘴邊熱議的話題之一。而其實

猜你喜歡

彩客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