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縱火案公訴保姆被羈押出庭畫面,莫煥晶心機好深林生斌近況圖

時間:2017-08-22 11:07:43來源:168看看網

一眨眼,發生在杭州的豪宅保姆縱火案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21日杭州人民檢察院以放火罪、盜竊罪依法對被告人莫煥晶提起公訴。而令人震驚的還是沒讀過多少書卻心機好深的保姆莫煥晶,居然想要靠縱火救火來博同情好開口找雇主借更多的錢,而莫煥晶居然還稱如果被判死刑無法跟死去的女主人和孩子們交代,網友們紛紛不能理解都到這個份兒上了怎么還想著為自己開脫?而之前進了好幾次醫院的男主人林生斌近況怎么樣了?隨著小編一起來了解杭州縱火案公訴保姆被羈押出庭畫面以及莫煥晶心機好深林生斌近況圖。

昨天,杭州檢方公布對莫煥晶提起公訴的消息后,林生斌在微博上說,“相信政府會還我妻兒一個公道。”

杭州縱火案公訴保姆被羈押出庭畫面,莫煥晶心機好深林生斌近況圖

8月21日,杭州市人民檢察院對“藍色錢江放火案”被告人莫煥晶提起公訴。

杭州藍色錢江小區的那場大火,已經過去兩個月。

2幢18層1802室像一道傷疤。未愈合的疤痕還留在很多人心里。

火災的濃煙散盡,但之后的生活里,“戰爭”仍在繼續,看不見硝煙。

回顧火災發生的一些痕跡,保姆莫煥晶第一次講出她當時縱火的動機——先放火,再救火,在雇主前立功,借錢。偷竊、嗜賭,已將她帶入死循環。

火災前幾個小時,男主人林生斌和妻子微信里一句“我想你了”,滿屏星光。他許諾給妻兒最好的生活,如今卻空余愧疚。

在林生斌的視線之外,小區里擁有巨額財富的業主們,曾自認為優越的安全感瞬間瓦解,辭退保姆、買回家5個滅火器……兩個月里,業主們從最初對林家的同情,轉變成主動加入對物業的宣戰。

求救

那場火過后的幾天,穿過樓下的封鎖線,林生斌幾乎每天都去1802室看看,他把這叫“上樓”,從不提“回家”。

那個360平米的家已是一片廢墟,三個孩子圍著茶幾追逐玩耍的客廳不復存在,天花板上管線垂墜在空中,客廳一面墻的裝修材料沒了,露出磚體。

看著女兒房間門上的大洞,林生斌聯想起殯儀館里妻兒滿身被煙熏過的黑漬,他推測,大火應該沒有燒進屋里,但濃煙肯定鉆進來了,“他們是被嗆死的。”

上香祭奠妻兒時,母子四人躲在門里等待救援的畫面總是不由自主鉆進他的腦袋,“他們得多害怕呀。”

至少在2017年6月22日5點11分之前,朱小貞一直在向大火之外的世界求援。

林生斌后來調出的通話記錄顯示,5點04分,妻子朱小貞第一時間把獲救的希望投向了公安和消防。

之后的4分鐘里,她撥打了一次110和兩次119,三次均成功接通。

林生斌設想過妻子當時的心理:一個母親帶著三個孩子,能做的一定是先把孩子轉移到安全的地方,避免濃煙把人嗆暈。

涉嫌縱火的保姆莫煥晶后來向她的辯護律師黨琳山證實了這一點。

在林生斌家做保姆的一年里,她熟知女主人的生活習慣,“每天早上5點左右,朱小貞都會起床做運動。”

在女主人起床前,莫煥晶用打火機點燃了客廳桌子上的一本硬殼書。

她向黨琳山描述,發現火情的朱小貞讓她趕快報警,隨即向兒子們的房間跑去,把兩個孩子轉移進最北頭女兒的房間。

那是離起火客廳最遠的房間,屋里的窗戶只能推開拳頭大小的縫,而房里半人多高的衛生間窗戶是當時唯一可以逃生的出口。

“她最后選擇躲在屋里,就是盼著能有人來救他們。”林生斌說。

求救電話的確收到了回音。5點11分,一個后來被證實為120的回撥電話打進了她的手機里。

56秒的通話成了朱小貞母子與外界最后的聯系,沒人知道那通電話的內容。

那之后,她的手機再也沒有被打通過。

杭州縱火案公訴保姆被羈押出庭畫面,莫煥晶心機好深林生斌近況圖

林生斌妻子朱小貞生前照片。

“節哀”

樓下圍觀的人們清楚地記得,朱小貞母子四人被抬下來的時間是早上7點40分左右。這距離她報警已經過去了兩個多小時。

事發后,林生斌一直介懷小區物業在這場火災中的失職。

7月17日,“6·22”藍色錢江放火案過去的25天后,杭州市公安消防局對外公布了當天的救援細節。

消防局參謀長陳駿華證實,當天5點05分,119指揮中心接到朱小貞的報警電話。三分鐘后,指揮中心調派力量前往事發地。

從消防部門公布的信息看,這場救援并不順利。

第一道阻礙出現在消防車進入小區的入口。5點11分,轄區消防中隊由保安帶路,試圖從隔壁的酒店大門進入。

鐵門是鎖上的,消防車遇阻。破拆鐵門鎖后,6名消防員跑步進入小區。

5點19分,監控畫面里,消防員打開18樓保姆電梯的大門,濃煙灌入,電梯內人影模糊。

杭州縱火案公訴保姆被羈押出庭畫面,莫煥晶心機好深林生斌近況圖

現場火勢兇猛。

這曾是放火后保姆莫煥晶順利脫險的通道。

5點20分,消防員借此進入了起火的1802室。

室內水壓不足成了后來消防員面臨的另一道難關。

陳駿華介紹,5點40分,在采取一系列措施后,水壓均無明顯變化,影響了消防員有效控制火勢的行動。

6時08分,因煙氣集聚、溫度升高,屋內火勢回燃。

這造成了人們后來在樓下看到的情景,紅色的火點伴著濃煙從室內噴出,6時11分許,小紅點變成了大團明火卷出窗外。大火沒能被控制。

當時朱慶豐已經趕到樓下,他是朱小貞的哥哥,也是唯一跟隨消防員進入樓內的家屬。

朱慶豐堅稱,有保安告訴他樓上沒人。他最終從慌張的莫煥晶口中,才得知妹妹和三個外甥還在樓上。

朱慶豐慶幸自己當天穿了一條迷彩褲。他跟著兩個消防員混進了樓內,在保姆房的門外,他第一次看到室內的火情。

“當時火還在往主臥的方向燒。”他不停問消防員,有沒有看到人,有沒有破門,“還沒有”的答復讓他心焦。

按照消防部門的說法,直到6點15分,消防員利用從17樓樓梯蜿蜒鋪設的水帶,才逐漸控制了火勢。

朱慶豐記得清楚,大約在6點53分后,從彌散的濃煙中走出一個消防員,告訴了他最不想聽到的兩個字,“節哀”。

“我妹呢?三個孩子呢?”

“在,都在。”

朱慶豐不信,彎著腰摸到了外甥女的房間門口,床上的被子濕透了,黑煙之下他看見,母子四人蜷縮著躺在窗口下。

趕往醫院的救護車上,大外甥林檉一嘴上正插著管子。朱慶豐對輸液瓶里的點滴寄予厚望,“感覺還能輸進去,心電圖也有一點。”

上午10點45分,醫生宣布母子四人死亡。

最后的希望被擊碎了。

杭州縱火案公訴保姆被羈押出庭畫面,莫煥晶心機好深林生斌近況圖

林生斌三個孩子在火災中喪命。

動機

這場大火在當天下午就被警方定性為縱火。

警察讓林生斌和家人核實了一個清單,上面列了五六項物件,包括金器和手表,總價近30萬。

林生斌這才知道,被警察帶走的保姆承認偷了女兒家里的東西,火是她放的。

人們在后來的報道中得知,莫煥晶嗜賭,至少涉及7起民間借貸糾紛。

嗜賭、盜竊,成了公眾揣測莫煥晶作案動機的線索。

7月7日,杭州市看守所,律師黨琳山見到了莫煥晶。2天前,他受莫家人的委托,成為莫煥晶的辯護律師。

會見持續了三個小時,黨琳山對莫煥晶的印象是“不愛說話”。

7月7日,身著黃色號服的莫煥晶,第一次向調查機關之外的人講述了她的動機。

事發前夜,莫煥晶玩了一宿的手機,在名叫“百家樂”的賭博網站上賭錢,又輸了6萬多。

賭博的惡習已經沾染了9年。為此,丈夫和她離婚,兒子判給了男方,家里債臺高筑,債主不斷上門。

3年前,她和一起賭博的閨蜜逃離了老家東莞長安鎮,躲到了上海。她在上海當過飯店服務員,因為總是玩手機被開除了,才轉行做起保姆。

杭州縱火案公訴保姆被羈押出庭畫面,莫煥晶心機好深林生斌近況圖

莫煥晶被警方控制。

去年夏天,朱小貞通過上海一家中介公司雇傭了她。

莫煥晶拎著行李住進了藍色錢江小區朱小貞的家,每月7500元的工資,在小區的保姆圈里算是高薪。

平日里,莫煥晶每天一早起來打掃衛生、做飯。她會開車,這是小區里大多數保姆都不具備的技能。朱小貞忙不過來時,由她來開車接送三個孩子上下學。

她平時不怎么愛說話,也很少出去,從不去別家串門,也不和其他保姆接觸。她自認為本職工作做得不錯,她說,這也是她能留在雇主家工作一年之久的原因。

這不是莫煥晶服務過的最有錢的人家。此前,她曾在一個名人家做過保姆,跟著前雇主坐過私人飛機,享受過海邊的度假洋房,后來因為盜竊雇主的財物被解雇。

相比前一任雇主,朱小貞對她很好。不久前,她剛以買房為由向朱小貞借過10萬,對方二話沒說就轉給了她。

相關內容

杭州豪宅縱火案保姆查詢放火信息瀏覽記錄,保姆莫煥晶判死刑視頻

杭州豪宅縱火案保姆查詢放火信息瀏覽記錄,保姆莫煥晶判死刑視頻

8月21日,浙江杭州正式依法對藍色錢江放火案被告人莫煥晶提起公訴。而這兩個多月對于慘死的雇主女主人和3個

杭州電梯維修工被卡死現場慘不忍睹,事故原因監控死前掙扎全過程

杭州電梯維修工被卡死現場慘不忍睹,事故原因監控死前掙扎全過程

近日,浙江杭州發生了一起電梯吞人事故,而事故發生前似乎就有預兆,而這次這名電梯維修工就沒有那么幸運了

杭州面包房女子被掐死生前照片出軌始末,老公朋友圈遺書自殺了嗎

杭州面包房女子被掐死生前照片出軌始末,老公朋友圈遺書自殺了嗎

今早,有媒體稱接到市民爆料,稱在杭州湖州街一家面包房內發現一名女子已經氣絕身亡,而兇手正是改女子的丈

猜你喜歡

彩客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