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特工黃慕蘭辭世,黃慕蘭陳志皋為何分開八個孩子簡介子女現狀

時間:2017-02-08 15:15:12來源:168看看網

要知道,解放戰爭中,除了正面戰場的慘烈拼斗之外,領導人的指揮,軍隊的后勤,諜報人員的信息傳遞也都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紅色女特工黃慕蘭便是中國女特工的代表人物,近日,110歲紅色女特工黃慕蘭辭世,這位曾經營救過周恩來的女特工去世引發很多人的遺憾。據悉黃慕蘭陳志皋的愛情也是可歌可泣的,那么為什么解放戰爭勝利后黃慕蘭陳志皋為何分開?陳志皋為什么去臺灣?他們的八個孩子子女現狀怎么樣了?

紅色特工黃慕蘭辭世,黃慕蘭陳志皋為何分開八個孩子簡介子女現狀

110歲紅色女特工黃慕蘭辭世

近日有消息稱110歲的紅色女特工黃慕蘭于2月7日在浙江杭州辭世,這位出身書香名門的老人,1907年生于湖南瀏陽,1926年加入中國后,將一生最光輝的歲月投入革命。

 黃慕蘭,1907年出生,是中共早期的婦女運動領袖和特科重要成員。她在上海從事地下工作時,曾營救過周恩來、關向應等中共領導人。

紅色特工黃慕蘭辭世,黃慕蘭陳志皋為何分開八個孩子簡介子女現狀
 

黃慕蘭陳志皋的八個孩子現狀

陳志皋,源出渤海陳氏,世居海寧鹽官鎮,其父陳其壽是清朝二品大員。初肄業震旦大學,繼獲上海法學院法學士,遂留學法國專攻法律;貒髨绦新蓭煒I務,被推為全國律師公會常務理事?箲饡r,擔任全國賑濟委員會廣東、福建二省特派委員,并兼廣東省政府委員?箲鸷,擔任上海通易信托公司常務董事兼總經理,并應聘上海法政大學教授。之后去臺,執行律師業務逾三十年。1988年因心肌梗塞病死于臺北,享年79歲。

黃慕蘭陳志皋有一子三女,子文中電腦博士,女允中地質礦學士,女大中、一中均電腦學士。孫女弘莘文學士。均在國外任職,業有所成,堪稱存德裕後,蘭桂騰芳。

紅色特工黃慕蘭辭世,黃慕蘭陳志皋為何分開八個孩子簡介子女現狀
 

黃慕蘭陳志皋為何分開?陳志皋為什么去臺灣?

1950年春,中央為了打破美蔣對中國的經濟封鎖禁運,秘密動員有海外關系的愛國人士,志愿外出,通過各種渠道,為支持國民經濟的恢復工作和新中國的建設事業做出貢獻。經中央同意后,陳志皋便偕彭慶修一起去了香港,后又去臺灣。

紅色特工黃慕蘭辭世,黃慕蘭陳志皋為何分開八個孩子簡介子女現狀

  陳志皋初到香港時,曾通過法國的關系向中東購得原油10萬桶運回國內,支援了祖國建設。1953年,黃慕蘭去北京時,曾問劉少文:“抗美援朝已經取得勝利,志皋的內引外聯任務亦基本完成,是否可以讓他回國?”劉少文說:“你可以去信去電問問,看他自己的心意如何?”黃慕蘭遂托一位過去曾受過陳志皋幫助的理發店老板,給在香港的陳志皋匯去800元錢,并寄語說:“如今內外債務已清,君盍歸來乎?”陳志皋復書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決心偕彭去臺灣“說項歸劉”。為使黃慕蘭放心,陳志皋跟黃慕蘭約法三章:一、決不反共;二、不做官,只做律師;三、不與黃慕蘭離婚。

紅色特工黃慕蘭辭世,黃慕蘭陳志皋為何分開八個孩子簡介子女現狀

  黃慕蘭見陳志皋堅持赴臺,怕因為自己的關系對他有危險,遂去法院申請單方面與他離婚。陳志皋得悉后,立即咬破手指,寫下血書寄給黃慕蘭,表示:“決不離異,決不有負!”又電告法院,堅決反對片面宣判離婚,退回了法院的判決書。

  黃慕蘭既同意陳志皋偕彭慶修外出,又不能公開他們此去的目的和計劃,因而他們的這樁特殊婚姻,便以這種特殊的方式維系了下來。然而,這樁特殊婚姻和陳志皋特殊的出走方式,無疑在黃慕蘭的感情上造成了深重的創傷。

  1988年,陳志皋在臺北病逝。1998年陳志皋去世10周年之際,黃慕蘭曾寫下一首五言長詩《志皋仙逝十周年紀念抒懷》,以示悼念。

 紅色特工黃慕蘭辭世,黃慕蘭陳志皋為何分開八個孩子簡介子女現狀

黃慕蘭的四次婚姻

 黃慕蘭一生結過四次婚。她的第一次婚姻,是典型的封建包辦婚姻。丈夫是父親一個朋友的兒子,此人吃喝賭嫖抽“五毒俱全”,令黃慕蘭非常頭痛。與第一任丈夫生活了不到一年,,黃慕蘭便于1926年初逃婚去了漢口,并從此參加革命。

  除第一次婚姻外,黃慕蘭的另外三次婚姻都是屬于典型的“革命聯姻”。 1927年春,在董必武、瞿秋白等人撮合下,逃離包辦婚姻的黃慕蘭與中共中央機關報《民國日報》主編、中共中央軍委機要處主任秘書和警衛團政治指導員宛希儼在武漢結婚,婚后生有一子。1928年,宛希儼在贛南領導暴動時犧牲,她把兒子送到宛希儼的老家,赴上海任中共中央書記處秘書兼機要交通員。在上海,黃慕蘭遇到了在武漢時就認識的新任中央委員賀昌,兩人很快產生了革命情誼,在征求周恩來的意見、得到組織同意后,黃慕蘭開始了她的第三次婚姻。賀昌是中共歷史上最年輕的中央委員;楹蟛痪,賀昌調往中央蘇區擔任中央紅軍的總政治部副主任,后在戰斗中犧牲。

紅色特工黃慕蘭辭世,黃慕蘭陳志皋為何分開八個孩子簡介子女現狀

黃慕蘭陳志皋怎么認識的

1932年1月25日,黃慕蘭的父親去世。因為營救工作的需要,黃慕蘭沒有回去。但家里給黃慕蘭的電話是從陳志皋的律師事務所轉來的,所以組織上就決定由戚元德將黃慕蘭送到申江醫院暫時隱蔽起來,對陳志皋則說是回家奔喪去了。

 申江醫院是中共地下黨辦的,在霞飛路(今淮海中路)上,是專門為黨的領導看病而設,有時也作為重要的中央領導來往接待的中轉站。那段時間,上海爆發了以19路軍為主的抗擊日軍的“一二八”淞滬抗戰,上海民眾萬眾一心,支援19路軍,但黃慕蘭不能暴露身份,只能在申江醫院呆著,直到3月初“滿七”后,才敢走出醫院。

  1933年3月中旬,陳志皋的父親陳老先生也因病去世。這個時候,還發生了一件事,《世界與中國》雜志社的編輯陳高傭和校對員程仲文突然在江西路的發行所里被捕了。出事后,孫曉村和李南香立即通知了陳志皋。但當時陳志皋正在家守靈,不能出去活動,只是把一些進步書籍轉移出去。

  孫曉村、李南香建議黃慕蘭到杭州去暫避一時,因為孫曉村準備到杭州他岳父家,在那里設法營救陳高傭和程仲文。經組織上批準同意后,黃慕蘭就動身去杭州隱蔽起來。好在陳志皋的律師事務所里有電話,有事是可以電話聯系的。

  黃慕蘭在杭州時居住在孤山旁的俞樓。這是由曾國藩出錢,為清代著名的國學大師俞樾建造的三層別墅,地處西湖風景區內,周圍環境非常好。當時居住在俞樓的是俞樾的后人俞陛云。俞陛云就是著名“紅學家”俞平伯的父親,曾考取進士,中過探花,點過翰林,是晚清很有名的詩人。

  俞太史公很欣賞黃慕蘭是書香門第出身,欣然收她為徒,教她學習詩詞格律。黃慕蘭表面上隱居西湖,似乎沉醉于吟詩作畫養尊處優的生活之中,實際上是憑藉陳家簪纓門第和俞老師一門風雅,在客觀上起了保護作用,同時又有利于進一步開展與上層正義人士的交往,實施營救工作。

  黃慕蘭和陳志皋都是各自父母最鐘愛的子女,又幾乎同時失去了父親,不知不覺間似乎產生了某種同病相憐的情感。陳志皋對黃慕蘭一見傾心,但他不是一個輕浮的紈绔子弟。他聽慕蘭說過,她的丈夫宛希儼在前幾年犧牲了(跟賀昌結合的事沒有告訴他),還有遺孤存在;又值雙方都處喪父丁憂之期,他自然不好很快就向她表露求愛之意。黃慕蘭已公開拜他的父母為義父義母,年齡又比他大,所以公開來往結交,彼此均以姐弟稱呼。使他倆的感情不斷靠攏的是,陳志皋在黃慕蘭的影響下,充分利用他的律師身份和社會關系,為營救中共地下黨員和愛國民主人士出了大力。

  黃慕蘭在杭州期間,不能公開出面從事營救工作,一直通過陳志皋的關系,在幕后參加策劃各方面的營救活動,如營救陳賡、廖承志、任弼時的夫人陳琮英,以及熊瑾玎、朱端綬、何實山、何實嗣等等。出于長久合作的意愿和確保營救工作的安全有效,陳志皋在接受黃慕蘭委托的營救工作時,也十分小心謹慎,自己盡量不公開出頭露面,而多半是通過熟悉可信的其他朋友出面去營救中共被捕的同志。直到后來陳志皋和黃慕蘭結婚后,陳志皋才告訴黃慕蘭:“我早就知道你并沒有脫離,如果真的脫了黨,怎么還會有那么多營救政治犯的案子要你來委托我去辦呢?”

  1933年,陳志皋正式向黃慕蘭求愛。他執著地反復向她說明:父親生前早就說過,夸她是書香門第的小姐,希望她能做陳家的媳婦,他媽媽也看中了她,而且她跟他的弟妹們以至全家人都相處得很好,大家都歡迎他們結合,都支持這門婚事。

紅色特工黃慕蘭辭世,黃慕蘭陳志皋為何分開八個孩子簡介子女現狀

相關內容

猜你喜歡

彩客网足球